會員登入 帳號   密碼    Yahoo奇摩登入    加入會員 忘記密碼 我的健康諮詢


健康諮詢

【得分醫師】  本次諮詢由周安良醫師得分
【諮詢提問】 提問日期:2011-06-20 08:58 瀏覽人數:3479 
【來自高雄市前金區】
【本問題針對周安良醫師提問】
周安良醫師您好:
我是一位腎移植及C型肝炎患者, 今年57歲, 八年前赴大陸完成腎移植手術, 迄今術後良好, 各種指數皆正常 ( Cr: 0.89 , BUN: 16 ), 目前抗排斥藥物( ciclosporin )也已吃得很少量, 算是一次相當成功的手術, 但在六年前因曾服用較重之抗排斥藥( FK506 ), 造成免役力低下, 以致不慎感染大腸桿菌並轉為敗血症, 住院十數日始治癒出院, 但不幸的是治療期間可能因輸血( 血小板 )而感染了C型肝炎.

當時真是晴天霹靂, 感染後肝功能就一直偏高( GOT: 60~70, GPT: 80~120,T.Bili. 2.5~3.0 ), 直至去年可能因工作壓力減輕或飲食調整合宜, 所有指數均回覆正常, 其後除腎臟方面的藥物外, 僅吃一種保肝藥 ( silimarine )並定期做常規檢查, 包括血液及超音波, 而門診時, 肝膽科醫師曾多次希望我接受干擾素治療, 皆因考慮會破壞移植腎而作罷. ( 據醫師稱C肝治癒率僅約60%, 但移植腎卻有高達約40%可能失去功能, 我八年來花費許多心力和金錢, 才能維持至今, 故要犧牲移植腎實在難以面對.)

因這一年多來肝功能及超音波檢查均無異狀, 兩週前醫師建議我自費做肝纖維化掃瞄, 沒想到測得結果為13.9 Kpa, 據某些文獻提到若大於17.5 Kpa即表示早期肝硬化 ( 6.0 Kpa以下為正常 ), 因此肝膽科醫師再度建議我接受干擾素治療, 並表示腎可以洗但肝無法洗, 然而我和腎移植科醫師討論時,他的回覆得十分保留, 似乎並不支持腎移植病人做干擾素治療, 並表示其病患並無C肝患者接受此種治療之病例, 因為預期可能會影響移植腎的功能甚至衰竭.

※至此我陷入了兩難的情況, 因治與不治的取捨可說是一種賭注, 因此徬徨不安, 祈望周大醫師能提供一些建議和指導, 我到底該如何治療才是最好的決擇, 另可否告知肝纖維指數13.9 Kpa到初期肝硬化, 再到末期肝硬化的進程如何, 一般大約可撐多少年, 以便作為決擇參考. 若蒙指導, 銘感五內.
( P.S: 目前正安排做肝切片檢查 )

Andy敬上


【回覆醫師】  周安良醫師    回覆日期:2011-07-12 16:24:24
【服務院所】  周安良診所
很抱歉, 最近少上此網, 而過了這麼久才回覆.
Andy 先生的問題, 的確是兩頭的難題, 接受過腎臟移植過的C型肝炎, 的確會進展成肝硬化的速度會較快, 所以以肝膽科醫師的立場, 還是須要及早治療; 但干擾素的治療, 會增加移植腎排斥的機會, 又是可見的風險, 雖然有成功的病例報告, 但還是須有須再接受透析的心理準備.
也許, Andy 先生, 可以再向你的肝膽科醫師, 尋問關於干擾素的治療成功的機會多少 (C型肝炎病毒量和基因型有關), 腎排斥的機會有多高,再作最佳的選擇.
祝身體健康!
00





Copyright © 5151 線上健康照護聯盟 「本網所提供的健康諮詢,無法取代醫師之當面診斷,亦無法提供醫療行為,若遇疾病仍請儘速就醫」 服務信箱: 寫信給我們